在明律师

杨在明

主任律师、首席拆迁律师

专业领域:征地拆迁

杨在明律师,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在明律所”)创始人、主任,在明律所党支部书记,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硕士学院兼职教授,北京大道行政法援助与研究中心理事,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特约评论员,央视特邀嘉宾主持、评论员,曾被检察日报社原《方圆律政》杂志封面文章评价为“中国拆迁律师第一人”。
立即咨询

强拆程序违法,且扩大强拆范围,游乐场被“强端”,法院判决胜诉


作者: 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

来源: https://www.fangwuchaiqian.cn/

时间:2024-01-10

浏览量:

事实上,行政机关在作出《限期拆除决定书》之前有很多前置程序需要履行,如立案、调查等程序。应当针对涉案建筑物的建设主体、建设时间等内容提供合法有效的证据,否则便是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资深拆迁律师张新代理过这样一起典型案例,在委托人在针对限拆决定提起诉讼期间发生了强拆,张新律师再次启动了诉镇政府强拆违法的法律程序,最终镇政府的强拆被法院确认违法。委托人扳回一局。

因此,无论是限拆通知书还是决定书,委托人都应该在收到后及时维权。

一、委托人承包地上建游乐场,案件审理过程中惨遭强拆。

“我们平民百姓做点生意容易吗?法院正在审理这个拆除决定是不是合法的,你们凭什么现在就把我的游乐场拆了?”

“你的游乐场没有许可手续,我们镇政府就有权力拆除!”

赵某原本是北京市某区某镇的一位普通村民,因为头脑灵活经营了一些小生意。2002年,为了回馈家乡,他响应村委会发展旅游业吸引外资的号召,相继和村委会、经济合作社都签署了土地承包合同,并在承包地上建立了水上游乐场。

天道酬勤,该游乐场在赵某的苦心操持下发展得很快,不仅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了碰碰车、迪斯科转盘等项目,也为村里拉来了不少其他投资项目。

然而,好景不长,2020年9月,当地镇政府却以“该游乐场没有经过许可”为由,向赵某作出《限期拆除决定书》,要求赵某在10月15日前将游乐场的建筑拆除,并将土地恢复原状接受复查。

自己经营了快二十年的游乐场,之前从来也没见哪个部门要求申请许可,赵某笃定当地镇政府是来找茬的,真是的目的可能并不在此。原本想对此事置之不理的赵某又担心镇政府真的会任性胡来拆了自己的游乐场,于是在10月19日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要求确认镇政府作出的《限期拆除决定书》违法。

就在法院审理案件的过程中,镇政府于10月30日再次对赵某作出了《催告通知书》,要求其五日内必须拆除游乐场建筑。

案件已经进入法律程序的赵某完完全全没想到,法院判决结果还没出来,已经“等不及”的镇政府就于11月4日上午“提前动手”,赵某游乐场建筑连同碰碰车、迪斯科转盘等游乐设施无一幸免。偌大的游乐场转瞬就变成了废墟。

面对镇政府如此目无法纪的行为,赵某气愤难耐。几天后,他收到了一封法院的判决书,判决镇政府作出的《限期拆除决定书》违法,这让赵某稍感安慰。

二、镇政府坚称“强拆合法”,多角度反驳获支持。

经熟人介绍,赵某结识了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资深拆迁律师张新,在仔细研判案件后,张律师认为,镇政府滥用职权,建议赵某再次向法院提起诉讼。

在法庭上,镇政府始终坚称强拆行为具有事实以及法律依据。镇政府经查询确认赵某游乐场的建筑没有许可手续后,就向赵某下发了《限期拆除决定书》,但是赵某却没有在规定期限内自行拆除,镇政府又向其作出了《催告通知书》,赵某依然不予履行,所以镇政府才在催告履行期限届满时将违法建筑予以拆除。所以,镇政府强制拆除行为有事实依据。

张新律师提出,镇政府实施强制拆除行为的程序违法。而且《限期拆除决定书》已被确认违法,镇政府实施的强制拆除行为缺乏相应的依据。

更重要的是,依据法律规定,行政机关对违法建设作出《限期拆除决定》后,其实施强制拆除时应以限期拆除决定中所查处的建筑物为限,不得随意扩大拆除范围。但在本案中,镇政府的《限期拆除决定书》和《催告通知书》中仅说明的是要求自行拆除游乐场的建筑,并不包括游乐设施,但镇政府在强制拆除时将碰碰车、迪斯科转盘等游乐设施也一并拆除,明显扩大了拆除范围。

经过张新律师强有力的辩驳,法院最终判决镇政府强制拆除房屋的行为不具备事实和法律依据,属于违法行为。


留言咨询


您好,请问您最近遇到什么拆迁难题,可详细描述,方便律师更好给出维权建议,或在下方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我们为您安排专业律师回电指导

马上预约咨询

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代理拆迁征地已超20000件,致力于为您争取满意的补偿款。
快速通道:400-092-1099